跟小草类似的app

0 Comments

皇子成婚,有三日的婚假。这三天内,弘旭是不必去上书房读书的。

没错,哪怕结了婚,还是要继续读书!

感觉是不是听悲催?

但转念一想,这小子才十五岁呢!虚岁!当然要继续读书了!

哪怕是分府出宫的皇子,先生也是要跟着去皇子府继续教导的,只不过课程不像在宫中时候那么严格,而且分府后的皇子一般都会有个差事,每日少不得去衙门报道,每逢大朝日也要列朝听政,就跟那些文武百官差不多。

只不过若是分了府,你若是想偷懒,那的确是方便多了。衙门里可以随便点个卯就溜,列朝听政虽然不得怠慢,但十日才有一次大朝会,不打紧。

因此,和郡王弘昼每天都在扒拉着手指头盼着开府呢!闲着没事就去督促一下内务府和工部的建府工程。

皇子成婚礼数繁多,新婚三日基本都要耗在这些礼数上。大婚那日的繁琐礼仪自是不必多数,成婚后第一日要叩见婆母、敬茶停训,然后就要赶去九州清晏磕头,午后要向兄弟们敬茶。

弘旭是中宫嫡子,又是亲王之尊,爵位比前头年长的三阿哥、五阿哥都高,因此这敬茶站着敬即可。

婚后第二日,小夫妻俩便要去拜见诸位母妃,新婚那日,嫔妃们都送上贵重贺礼,此去既是带着媳妇去拜见长辈,也是致谢。

不过弘旭也只是带富察氏拜见了四位母妃便罢了。

富察氏忍不住问:“爷,两位母嫔那儿不用去拜见吗?”

爱摄影的KIKI粉红诱惑写真图片

弘旭摆了摆手,“只是母嫔而已,你若是想去,以后抽空去拜见一下就行了。”

富察氏点头道:“妾身明白了。”

弘旭叹了口气,结个婚也不容易啊,拜这个拜那个的。因富察氏是嫁进宫里,所以就没有三朝回门这事儿,弘旭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便道:“岳母如今是住在京中了吗?”

富察氏点了点头,“额娘一直住在伯父府上,过些日子自然是要回盛京的。”——说着,富察氏有些惆怅,不过转念一想,她两个伯父和诸多堂兄弟都在京中,也不算是有娘家可依。

“那你弟弟呢?”弘旭又问。

富察氏道:“九弟打算留在京中,谋个差事。”

弘旭摸着下巴点了点头,“那就让他入宫补个御前侍卫吧。”

富察氏不禁大喜,御前侍卫最低也是六品蓝翎侍卫,这样的起点无疑是极高,因此被不知多少世家大族子弟争破了头,甚至连不少宗室子弟也都想法设法想入宫做御前侍卫呢!

富察氏小声道:“会不会太麻烦了?”

弘旭笑着执着福晋的小手,“放心,小事一桩。”

富察氏脸颊微微泛红,柔声道:“多谢爷。”

不消几日功夫,富察傅恒便领了蓝翎侍卫的腰牌服制、走马上任了。

皇子们所居住的福园门阿哥所也在御前侍卫的巡逻范围之内,如此一来,这姐弟俩想见便十分便宜了。

这让富察氏倍感甜蜜和心安,他这个弟弟,虽比自己还小两岁,但自幼稳重,有他在,便觉得心中安定不少。

这一日,富察氏姐弟俩缓缓走在阿哥所西侧的湖畔散步,富察氏指着难免的那小宫苑道:“那是菱香阁,是四公主的居所,你平日巡守的时候,记得离得远些。至于北面便是后宫娘娘们的宫苑,你这个做御前侍卫的,就更是去不得。”

听着姐姐啰嗦,傅恒又是欣喜又是觉得无奈,“姐姐放心,侍卫巡守都是成队出动,巡逻路程也是固定的,哪里由得我乱走动?”

富察嘉懿笑了,这些她自然知道,只是关心则乱罢了。

傅恒低声问:“姐姐,睦亲王对你好吗?他除了那个侍妾黄格格,还有几个屋里人?”

富察嘉懿脸颊一红,忍不住嗔了弟弟一眼,啐道:“这是你该问的事儿吗?”嘴上虽如此嗔怪着,却低声告诉了傅恒:“六爷没有屋里人,只有一个黄氏。”

傅恒微微有些吃惊,“就一个侍妾?连屋里人都没有?”——他可都有俩屋里人呢!一个是额娘所赐,另一个是伯母所赠。

富察嘉懿心下甜蜜,她点头道:“真的!六爷不是那种沉溺女色的,成婚至今,一直都是在我屋里歇息的。”说到此,富察嘉懿脸更红了,她怎么连这个都告诉阿恒了?

傅恒终于安心了,看样子睦亲王的确不像宝亲王似的!记得当年姐姐嫁给四阿哥弘历为嫡福晋,光格格就有四个,屋里有染的宫女也决计不在少数!其中那个高氏……更是成了姐姐心腹大患。

傅恒眼底幽暗,不过现在好了,这个高氏已经被逐出了宫。他虽不知道高氏与四公主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必定是大有龃龉。

富察嘉懿看着天边的暮色,连忙道:“好了,你别耽误了当差。”

傅恒点了点头,“姐姐,若是四公主对你无礼,你完全不必客气!”

富察嘉懿心道,自打她嫁给六爷,也有小半个月了,倒是一直不曾碰到四公主。她自是巴不得一辈子碰不到,但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。四公主虽年长六爷,但毕竟只是个常在所出的庶出公主,而她好歹是个亲王嫡福晋,还不至于怵了一个尚未册封的公主!

富察嘉懿笑了笑:“你放心,有六爷在,想来她也不敢放肆。”

回到所殿,富察嘉懿对镜补妆,又吩咐道:“记得把那件凤栖梧桐斗篷好生包起来。”

皇后娘娘从不叫晚辈晨省,都是定在傍晚昏省,介时三位嫡出皇子都会去碧桐书院用晚膳。富察嘉懿自然也跟着弘旭一并前去。

这样清闲的日子,让富察嘉懿都有些过意不去,别家的儿媳妇少不得晨昏请安,甚至进门头一年都是不能上桌的。她额娘当年足足熬到生了弟弟阿恒,才被允许上桌用膳。

富察嘉懿原以为宫里规矩更大,没想到,她一进门就可以上桌用膳,每天早晨还能睡懒觉。六爷对她也极好,后院里只有一个唯唯诺诺的黄格格,六爷屋里都是些老嬷嬷和太监,连个姿色像样的宫女都没有。

这样的好日子,是富察嘉懿简直都不敢想象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