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版富二代app

0 Comments

飞机起飞,离开马索里岛。

飞机里,气氛很诡异。

郁墨染闭目养神。

孟樵想说什么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,便给妮可使眼色。

妮可给玛娅掖了掖身上的毯子,凑到郁墨染跟前,小心翼翼的问,“六爷,要是公主醒了生气怎么办?您想好怎么安抚了吗?”

郁墨染睫毛颤动了下,像是听不懂妮可话里的潜台词,漫不经心的问,“公主会生气么?”

妮可垮下小脸,“八成会呀,公主的性子向来强势,最讨厌被动啦,现在,说都不说一声,就把公主带走,她肯定不会高兴呀。”

郁墨染睁开眼,“那要是换成是你呢?”

妮可愣了下,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后,嘿嘿笑道,“要是换成是我,我当然不会生气,我会很惊喜、很感动,因为我爱的男人这么浪漫呀。”

孟樵清了下嗓子,“咳咳……”

妮可转头白他一眼,“难道我说的不对?”

孟樵无奈道,“你对不对不重要,重要的是公主跟你不一样,你眼里以为的浪漫,在公主眼里八成就是不尊重,届时,她哪感动的起来?”

纯美春风小妹自由自在的宁静时刻

闻言,妮可惆怅的叹了声,“是呀,公主最有主见啦,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,六爷呀,您今天这招会不会弄巧成拙呀?”

郁墨染没说话。

妮可继续道,“虽然酋长同意了,但公主未必会愿意呀,你们的初衷再好,也得跟公主事先打个招呼嘛,六爷,您是不是怕公主不答应所以先斩后奏?”

郁墨染看她一眼,“你和孟樵为什么也同意配合?”

妮可眨巴着眼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孟樵一本正经的道,“我是听从酋长的命令,随身保护公主。”

妮可赶忙点头,“我也是,酋长最大,酋长说什么,我们就做什么。”

郁墨染轻哼了声。

妮可心虚的转开话题,“那个,六爷啊,公主怀孕后,胃口变差了呢,晚上睡眠也不是很好,岛上的医生说,没有适合的药物吃,只能等这段时间熬过去,你们那儿的医术高明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啊,那真是太好了,这样就不用担心了,对啦,六爷,您家里大吗?我和孟樵去了有地方住么?我听说,雍城的房子可贵可贵了,每家都住的很小。”

“不用担心,我家很大。”

“嘻嘻,我就知道六爷很厉害,那您家里的人多么?好相处么?我们公主去了,他们会不会喜欢啊?还有我和孟樵,他们会嫌弃么?”

“不会。”

妮可还要说什么,被孟樵打断,“你总是问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”

妮可不服气的道,“这些很重要。”

孟樵蹙眉,“哪里重要了?”

“你不懂就不要乱说。”

孟樵觉得她不可理喻,她觉得孟樵没心没肺。

郁墨染却是懂的,小姑娘家家的头一回离岛,去一个陌生的地方,难免焦虑紧张,所以才会缠着他问这问那,这是没有安感的表现。

两人吵了几句后,妮可嘟着嘴不说话了。

孟樵问,“六爷,到了雍城后,您打算怎么安置我们公主?先声明,我和妮可虽然是得了酋长的命令追随公主,但我们一直都忠心公主,所以,见不得公主受任何委屈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如果,您不善待公主,我必会拔剑相向,哪怕不是您的对手,血溅三尺,我也会维护公主的尊严。”

孟樵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、大义凛然。

妮可长大嘴巴。

郁墨染扯了下唇角,“还轮不到你操心,她是我孩子的母亲。”

孟樵蹙眉,不太懂这话里的深意。

妮可却是似懂非懂,看孟樵还要说什么,赶紧跑过去捂住他的嘴,孟樵不乐意,使劲的拽她胳膊,她凑他耳边嘀咕了几句,他表情古怪起来,不过倒是老实了。

郁墨染也懒得理会俩人说什么,又闭目养神起来。

其实,他心里一点都不平静。

说服酋长、带走玛娅很简单,她醒过来找茬他也不怕,但是回雍城后呢?他觉得那才是各种麻烦的开始,他不知道她能否融进他的圈子,而他身边的人又会不会心接受。

……

飞机到雍城时,下午两点多。

雍城这边的人都想去接机,却被郁墨染一口回绝,只秦烨带着秦小贝去了,还从医院派了一辆车来,直接拉着众人去了医院。

医院最顶级的病房里,好几个科室的主任围着玛娅在做详细检查,妮可和孟樵不放心的守在那儿,秦小贝也好奇的跟着进去。

秦烨和郁墨染站在门外,俩人默默的抽着烟。

一根烟抽完,秦烨看着郁墨染,调侃道,“出门一趟回来,还学会忧郁和惆怅了?”

郁墨染哼了声,没说话。

秦烨拍拍他肩膀,“多大点事儿,至于这么纠结?”

郁墨染又哼了声,“换你试试!”

秦烨还真认真的想了想,片刻后,回应道,“如果换成是我,遇上你这些事,会比你果决干脆些,你了解我,我最烦纠缠不清的关系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爱就是爱,恨就是恨,没必要把这些东西都看的那么复杂,不然到头来,苦的只是自己。”

郁墨染扫他一眼。

秦烨踹他一脚,“是不是想说爷站着说话不腰疼?行,我也给你暴露点内心的伤口看看,好让你治愈下,谁不是一边清醒、一边糊涂着。”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